查看: 5148|回复: 6

[交流] 陈士铎医学全书各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19 16: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脉诀阐微》
鬼真君脉诀序


《脉诀》自王叔和传后,世鲜其人,谁知叔和止注脉经,误传有《脉诀》也。叔和既无《脉诀》,何传诀而不传经?以《脉经》之多不及《脉诀》之约也。然《脉诀》始于高阳生,非叔和原文也。铎遇云中逸老于燕市,传法之备,而不传《脉经》者,以《素问》《灵枢》二书言脉之多也。虽然,于多之中而求其约,安在必求脉于《灵》、《素》哉?鬼真君名臾区,云中逸老弟子也。貌甚奇,面长尺有一寸,发短而鬈,深目身高,耳垂下且大,非凡近士也。且歧天师备传方法,何不传脉于铎。因授是书,皆切脉法也。夫真君为天师之徒,天师传道之备,胡真君传脉之约乎?盖病分脏腑,若脉则传脏而不及腑,宁脉与病异哉?不知病必兼脏,而脉不可兼脏也。《灵》、《素》二书,有时合而言之,何今传《脉诀》独与病殊乎?以脏病而腑亦病,腑病而脏亦病,故治脏而腑在其中,切脏而腑亦在其内,又何必合言之。所以单言脏而不及腑也。真君之传,虽出于天师,亦真君之独见也。传止五篇,其言约矣。然皆言脏之文,治脏不可通之治腑哉?

山阴陈士铎敬之甫别号远公题于文笔峰之小琅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16: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草新编》
序一

人不学医,则不可救人;医不读《本草》,则不可用药。自神农氏尝药以来,发明《本草》者数十家,传疑传信,未克折衷至正,识者忧之,冀得一人出而辨论不可得。吾弟子陈远公,实有志未逮。丁卯失意,肆志轩岐学,着《内经》未已,着《六气》书。今又取《本草》着之,何志大而书奇乎。嗟乎!陈子欲着此书者久矣,而陈子未敢命笔也,陈子少好游,遍历名山大川,五岳四渎,多所瞻眺,颇能抒发胸中之奇,且所如不偶。躬阅于兵戈患难兴亡荣辱者有几,亲视于得失疾病瘴疫死生者又有几,身究于书史花木禽兽鳞虫者又有几。是陈子见闻广博而咨询精详,兼之辨难纵横,又足佐其笔阵,宜其书之奇也,而陈子之奇不在此。陈子晚年逢异人燕市,多获秘传,晨夕研求,几废寝食,竟不知身在客也。嗟乎!真奇也哉。然而陈子雅不见其奇,遇异人忘其遇,着奇书忘其书,若惟恐人不可救而用药误之也。汲汲于着书为事,着《内经》、《六气》之书甫竣,复着《本草》。嗟乎,真奇也哉,而陈子更奇。谓医救一世其功近,医救万世其功远。欲夫用药之人,尽为良医也,则本草之功用,又乌可不亟为辨论哉。甚矣,陈子之奇也。予评阅而序之首,喜得人仍出吾门而折衷至正,实可为万世法,是则余之所深幸者乎。

吕道人岩题于大江之南时

康熙己巳灯宵后三日


序二

山阴陈子远公,壮游宇内,得老湖丛着,轩岐之书。其见闻所暨及,既广且博,宜其书之奇也。虽然无识不可着书,无胆亦不可着书,阅览于山川草木禽兽鱼龙昆虫之内,而识不足以辨其义,胆不足以扬其论,欲书之奇得乎。陈子之识,上下千古,翻前人旧案,阐厥精微,绝非诡异,一皆理之所必有也。异胆横绝,浩浩落落,无一语不穷厥秘奥,绝无艰涩气晦于笔端。是识足以壮胆,而胆又足以济识也,欲书之不奇,难矣。吾与天师岐伯、纯阳吕公,嘉陈子有著作,下使再读碧落文,其奇应不止此。丁卯秋,访陈子燕市,陈子拜吾三人于座上,天师将碧落文尽传之,余传《六气》诸书。陈子苦不尽识,余牖迪三阅月。陈子喜曰∶吾今后不敢以着述让后人也。着《内经》、《灵枢》、《六气》告竣。又着《本草》,奇矣!

而陈子未知奇也。百伤不遇,叹息异才之湮没不彰。嗟乎!有才不用,亦其常也。抱可以着作之才,不用之于著作,致足惜也。今陈子不遇,仍着书以老,是有才而不违其才矣,又胡足惜乎。况陈子得碧文助其胆识,则书之奇,实足传远,然则陈子之不遇老而着书,正天之浓陈子也。陈子又何必自伤哉。

康熙己巳莫春望后汉长沙守张机题于芜江


序三

粤稽神农氏,首尝百草,悯生民夭折不救也,历代久远,叠婴兵燹,祖龙一炷,竹简化烬,虽医人诸书,诏告留存,士民畏秦法,尽弃毁靡遗,收藏汲冢,缮写讹舛,非复神农氏古本。嗣后医者多有附会,是《本草》在可信不可信间,近更创扬异说,竞尚阴寒,杀人草木中,世未识也,予甚悯之。神农氏救世着《本草》,后人因《本草》祸世,失帝心矣。纯阳子吕岩与余同志,招余、长沙使君张机,游燕市,访陈子远公,辩晰刀圭,陈子再拜,受教古书,尽传之。张公又授《六气》诸书,因劝陈子着述,不可让之来者也。陈子着《内经》成,着《六气》,今又着《本草》,勤矣!陈子幼读六籍,老而不遇,借《本草》之味,发扬精华,其文弘而肆,其书平而奇,世必惊才大而学博也,谁知皆得之吾三人助哉。天下有才学者甚众,吾辈何独浓陈子?救世心殷,无异神农氏,则《本草新编》,其即救世之书乎。

云中逸老岐伯天师题于大江之南时

康熙乙巳孟春念九日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16: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石室秘录》
序一

医道大矣哉,非学博天人,非理穷幽秘,非传得异人,则不可以谈医。甚矣!医道之大而难也。远公陈子,幼读班、马之书,长习黄、岐之教,且性喜好游,足迹几遍历宇内。然而见闻不广,所见者不过世上之文,所闻者不过时师之语,欲匠心自师,以求刀圭之获效,虽所在奏功,终焦劳无术,仰天而叹有以也。康熙丁卯夏秋之间,过我于玉河之西。初不知我为天上人也,与之辨难《内经》诸书,多未曾有。余出秘录示之,乃手抄行笈,慨然以着书为己任。余笑曰∶君之志则大矣,而君之学则未也。远公愀然曰∶我安得读尽碧落秘函以救天下哉。余乃于袖中出此书与观,目瞪口呆,不敢出一语。余乃细加指示,尽传无隐。因戒之曰∶子得此书,可以着书矣。而远公犹以未足也,余又为之辨难《内经》者一月。陈子改容而谢之曰∶吾今而后,不敢以着书让之后世也。余亦欣然色笑。遂将《石室秘录》令其抄录一通。存之笥中,以备着书时之考稽也。第是书奇怪,世多不识,倘以此治人之症,未免惊愕欲走。吾传之以见天地之大。何所不有。正不必执此以治天下人,使人疑惧而动其议论也。因序数语于前,以警陈子远公也。

天师岐伯职拜中清殿下弘宣秘录无上天真大帝真君岐伯书于玉河之南。

时康熙丁卯冬至前一日也


序二

嗟乎!何医道之大也、精也、神也。然大而不知其大,精而不知其精,神而不知其神,则犹之不大、不精、不神也。陈子远公,喜读岐黄之书,三十年于兹矣。于《内经》治法,实能窥奥,而叹医道之不多法门也。人之病苦患多,医之道苦患少,有以哉。丁卯仲冬,着书玉河之南,逢岐伯与余为之辨难,惊怪 异,因慨然曰∶安得天上奇书秘录以活后世哉。岐伯乃传此书二十四法,远公又请,每思一法,岐伯即传之一法,思之思之,神鬼通之,非陈子之谓欤。今其书现下,皆世所未见,诚恐旨意深邃,方法过奇,虑人之不信之,又请余发明。余嘉陈子活人之心,无有尽期,乃逐门又尚论之,以见医道之大而精,精而神也。合而刊布天下,使世知天地之间,何所不有。有陈子之好善不倦,即有天上人乐为之传术无已也。吾愿天下人尽读兹编、研几深入,无再误天下人也。陈子请序书之异时云。

汉长沙守张机职拜广德真人题于玉河之南。

时康熙丁卯冬至后十日也


序三

今上戊辰二月花朝后三日,远公陈子。将岐天师《石室秘录》请序于余,余读之惊异,叹医道之神而奇也。夫医至起死奇矣,而兹编实不止此。其文肆而醇,其意深而旨,乃性天之学,非刀圭之书也。陈子学博天人,理通鬼神,人得此编之秘,何患医道之不入于化乎。而陈子不然,长跽而请予曰∶习医救一人,不若救一世也;救一世,不若救万世也,亦何言大而心善乎。吾尼山立教,不过救一世为心也。己立立人,己达达人。未尝教人施德于万世。然而尼山之书,垂之至今,虽谓之救万世可也。今陈子注《素问》、《内经》,余叹其有志未逮,乃以华元化青囊术动之。陈子愀然曰∶吾安得此天上奇编读之乎?余乃正襟而训之曰∶予欲注《素问》乎?舍青囊术何以着书尚论为耶。陈子忧之。而余曰∶无忧也,吾当召岐天师尽传之。盖青囊秘术,华君原得之岐天师者也。陈子再拜受教。余乃邀天师至燕市,而天师又邀仲景张公同游客邸,晨夕往还,罄传方法,共一百二十八门,名曰《石室秘录》,即青囊之术也。无方不神,无论不异。陈子得之,乃决奥阐幽,肆力于《素问》以大壮其文澜。而陈子尤以天师传之未尽,更求仲景张公为之发明,以补天师之所略。又请于天师召华元化,质今昔之异同,华君又罄传之毋隐。今其书具在,陈子不乐自秘,欲公之万世,不欲仅活一世之人已也。与尼山己立立人,己达达人之心,不千古相同乎。但陈子苦于客贫,不能速授梨枣,然而其言之大,其心之善,实觉覆被万世也。陈子仍存之,以待世之好善如子者斯可矣。余因陈子请序,遂题数言于前。亦以劝天下好善之君子也。积善必有余庆,吾于陈子见之,吾不愿止陈子一人见之,天下人亦可闻吾言以自勉于为善,毋让陈子独为仁人也。

吕道人题于燕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16: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辨证录》
自序

丁卯秋,余客燕市,黄菊初放,怀人自远,忽闻剥啄声,启扉迓之,见二老者,衣冠伟甚,余奇之,载拜问曰∶先生何方来,得毋有奇闻诲铎乎?二老者曰∶闻君好医,特来辨难耳。余谢不敏。二老者曰∶君擅著作才,何不着书自雄,顾 时艺,窃耻之。余壮其言。乃尚论《灵》、《素》诸书,辨脉辨证,多非世间语。余益奇之。数共晨夕,遂尽闻绪论,阅五月别去。训铎曰∶今而后君可出而着书矣。铎退而记忆,合以所试方,日书数则,久乃成帙。夫医道之难也,不辨脉罔识脉之微,不辨证罔识证之变。今世人习诊者亦甚多矣,言人人殊,究不得其指归,似宜辨脉,不必辨证也。虽然,辨脉难知,不若辨证易知也。古虽有从脉不从证之文,毕竟从脉者少,从证者众,且证亦不易辨也。今人所共知者,不必辨也,古人所已言者,不必辨也。必取今人之所不敢言,与古人之所未及言者,而畅辨之。

论其证之所必有,非诡其理之所或无,乍闻之而奇,徐思之而实未奇也。客曰∶布帛菽粟,可以活人,安在谈医之必奇乎。余谢之曰∶布帛菽粟,平淡无奇,而活人之理实奇也。日服之而不知其何以温,日食之而不知其何以饱,致使其理之彰可乎,铎之辨证,犹谈布帛菽粟之理耳。客又笑曰∶君辨理奇矣,已足显著作之才,奚必托仙以 奇耶。铎,尼山之弟子也,敢轻言著作乎。闻二先生教,亦述之而已矣,何必讳其非仙哉。仙不必讳,而必谓是书非述也,得毋欺世以 奇乎。书非奇,而仍以奇闻名者,以铎闻二先生之教,不过五阅月耳,数十万言,尽记忆无忘,迷之成帙。是则可奇者乎,岂矜世以 奇哉。

山阴陈士铎敬之甫别号远公又号朱华子题于大雅堂


凡例

一、是编皆岐伯天师、仲景张使君所口授,铎敬述广推以传世。实遵师诲,非敢自矜出奇。

一、辨证不辨脉者,以证之易识也。苟能知症,何必辨脉哉。虽然,辨证更能辨脉,则治病益精,又在人善用之耳。

一、辨论证候均出新裁,阐扬《灵》、《素》所未备,于二经不无小补云。

一、编中不讲经络穴道,以经络穴道之义,已显载于《灵》、《素》二经,人可读经自考也。

一、各门辨证,专讲五行生克之理,生中有克,克中有生,经权常变,颠倒纷纭,贵人善读之耳。

一、铎壮游五岳,每逢异人传刀圭之书颇富,凡可引证,附载于各辨证条后,以备同人采择。

一、祖父素好方术,遗有家传秘本,凡关合各症者,尽行采入,以成异书。

一、吾越多隐君子,颇喜谈医,如蒋子羽、姚复庵、倪涵初、金子如、蔡焕然、朱瑞林诸先生,暨内父张公噩仍与同辈余子道元、叶子正叔、林子巨源、钱子升 、丁子威如、家太士,或闻其余论,或接其片言,均采入靡遗。

一、兹编不讲针灸,非轻之也。盖九针治病之法,已畅论于《灵》、《素》书中,不必再为发明耳。

一、人病最多,集中所论,恐不足概世人之病,然生克之理既明,常变之法可悟,此编旁通治法,正有余也。

一、二师所传诸方,与鄙人所采诸法,分两有太多过重之处,虽因病立方,各合机宜,然而气禀有浓薄之分,生产有南北之异,宜临症加减,不可拘定方中,疑畏而不敢用也。

一、铎年过六旬,精神衰迈,二师传铎之言,愧难强记,恐至遣忘,辨论之处,或多未备,尤望同人之教铎也。

一、是编方法,亲试者十之五,友朋亲串传诵者十之三,罔不立取奇验,故敢付梓告世。

然犹恐药有多寡、轻重,方有大小、奇偶,又将生平异传诸方,备载于后,便世临病酌用也。

一、岐天师传书甚富,而《外经》一编尤奇。篇中秘奥,皆采之《外经》,精鉴居多,非无本之学也。铎晚年尚欲笺释《外经》,以求正于大雅君子也。

一、铎勤着述,近年以来广搜医籍,又成一编,决寿夭之奇,阐生克之秘,有益于人命不浅。

怅卷帙浩繁,铎家贫不克灾梨,倘有同心好善之士,肯捐资剞劂,铎倾囊付之,不吝惜也。

大雅堂主人远公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19 16: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洞天奥旨》

医不穷理,不可谈医;药不执方,不可用药,以医药之难精也。铎性喜刀圭,然而获效者半,每致慨于无师也。康熙丁卯秋,遇岐伯夭师于燕市,谈医者五阅月,凡脏腑经络、阴阳色脉、气血顺逆、邪正虚实、寒热异同,罔不尽言无隐,且遍传方术,试之多奇验。铎信师之深,退而著述,若《素问》,若《灵枢》,若《六气新编》,若《辨证录》,俱已告竣,计八千编有奇.亦可谓书之富焉。癸亥冬,再游燕市,所遇者皆疮疡坏症,铎执方疗之,病家怀疑,弃而不用,反信任世医刀针割裂,变出非常,复以琐细轻剂救援,卒至死亡不悟。铎痛悯久之,因再著兹编,名曰《洞天奥旨》。谈医用药,无非本诸洞天之传也。又虑证多方略,附祖父家传,采古今验方列于后,无证不备,无方不神,总不忍使千百世人因疮疡而夭丧也。或曰:子著述甚富,《灵》、《素》各书,穷理甚晰,今又传外科,毋乃太多难执乎?铎谢之曰:《灵》、《素》之谈疮疡,仅论营气未调耳,未尝遍传方法也。且疮疡之论,非一二言可罄,其证实多,其变实异,而其祸实大。病已成而后药之,必非轻小剂可药也;乱已成而后治之,必非因循常法可治也。今世治疮疡者,不姑息养痈,必卤莽尝试,害相等也。而其咎皆本于不学。然而学亦非易。夭下读外科者比比也,往往用之败绩,因传书术之未可师也。铎之书术传诸洞天之师,其理渊微,其方秘奥,即间采家传、世传之方,百试百验,可信可师,传之千百世而无误者也。或又曰:古人治疮疡者,多用刀针成名,吾子医精穷理,药善执方,何独刀针略之?吾恐子有师而无师也。嗟呼!铎岂无师者哉。疮疡之尚刀针者,古人不得已而用之。盖疮疡宜急治而不可少缓,宜重治而而不可过轻。治之早且重,则毒且尽散,毒散则肌肉顿生,何必又尚刀针乎?凡用刀针者,皆救败之法也,天师所最忌,故方中无传。铎诚恐未备,采前代名医用刀针之法入之,以佐诸方之不逮。然而割肉损皮,无神方以辅之,未有不颇覆者也。是刀针可以救败,而不可以成功,何若专用验方,转败尤速,而取胜更神,万无一失之为得乎?然则,铎之穷理执方,乃善于得师也,出成因弁之首。

山阴陈士择宇敬之号远公别号朱华子题于燕市
时康熙甲戌仲冬望后三日也

凡例

- 铎遇天师歧伯,首讲《 灵》《素》二书,俱载有痈疽之篇,论之甚详。铎悯近今人患疮疡者众,加意讯质,天师娓娓言之,铎记忆不敢忘,今汇成全书云。

    一 天师传方甚富,试之罔不奇效,争夺不敢秘,尽传无隐,以广师仁。
    一 先大父安期公,生平颇好方术,游蜀遇峨媚山羽士,传有秘方,效验如响,亦登此编。
    一 外科诸家,皆执方治病,经络未明,阴阳未识,往往贻误,变出非常。是编辫晰甚精,凡我同人,幸细览.用药庶不致再错也。
    一 铎著《辨证奇闻》,曾将各疮痈施治成效,先论列问世,然略而不详,不若兹编之备也。
    一 铎自遇圣师已历年所,所著医书约八千余纸,颇倦命笔。伏思圣师传我异术,秘而失宣,难逃罪谴,而救济心怀。故振兴惰气,再肆文澜,续成兹编云。
    一 外科坊刻诸书,杂而不纯,铎采其论之至正、方之最验者,各附于天师传方之后,以备临症之采择也。
    一 外科专尚刀针,用之当,则免养痈溃败之害。然天师惟主内消,不喜外刺,故编中方法,内消居多,实遵师训,非怯用利器也。
    一 外科灸法,家称神奇,然自颈以上,万不可轻灸,灸之多致死亡。愿我同人,各宜遵守,勿谓艾炷细小,即可灸也。
    一 疮疡成于火毒.自宜用攻泻之药,然而一味攻泻,则气血大伤,未溃者火毒难于消化,已溃者肌肉艰于敛收。必用补为主,而佐之攻泻之味,则转易奏功。故天师所传之方,补多于攻,即鄙人所采之方,亦攻轻于补云。
    一 外科疮疡,贵在急治。盖正气未伤,邪气易散,天师与诸真所传,皆急治良方也。万勿因循畏怯,反致败坏。
    一 疮疡外发,皆由脏腑内虚也。故各门经络,备载无遗,亦便人察外知内也。
    一 痈疽疔毒,非疥癣可比也。世人于初起之时,慢不经心,往往变出非常,甚可畏也。故无论小疮细疖,俱当慎重治之。
    一 阴痈、阴疽,多生于骄恣郁怒之人,或纵酒贪花之子,与频服热药燔炙之客。故治法必须大剂化毒,细小汤丸不中病情,医家、病家各宜知之。
    一 外科治病,贵识阴阳;阴阳既明,则变阴变阳之异,何难辨别?故篇中各论,辨阴阳颇精,勿诮其言之太激也。
    一 天师恶用刀针,然疮势大横,溃烂瘀肉,不急用刀针刺割,则恶毒冲溃,又反害肌肉,恐成败坏。铎采前贤善用刀针良法附诸篇后,佐天师之未逮也,非过衒奇。

大雅堂主人远公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16 17: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皆为圣人授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11-17 19:4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发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联系我们 ★★|手机版|上古天真网

GMT+8, 2024-7-18 01:29 , Processed in 0.08500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